峡谷猎妈人Sora

明月清风高天亮,傲雪凌霜林伟祥

【DYS沙雕恶搞】宫中家宴

DYS清朝古装向


有历史bug及一些ooc


九辫 祥林 龄龙 良堂 岳孙


您就看一乐儿吧~


祝食用愉快✌️





【正文】




雷格格站在东华门外生闷气。




她实在不知道杨九郎那家伙在磨蹭什么,宫中家宴这等大事他都能迟到。




“看老娘一会不收拾他!”雷格格自言自语着,使劲扯了扯手绢。




四个守门侍卫看着雷格格这小姑娘气急败坏的娇俏样子,觉得她特可爱,有点想笑,又要维持莫得感情的形象,只好憋着。




雷格格正气着呢,一顶轿子落在了东华门外。刚嫁人的岳格格扶着管家稳稳下了轿,正好看到了远处的雷格格。




“我的天啊。。。”岳格格吓得一下捂住了嘴。宫中传言:一般泼妇干不过雷格格。岳格格因为出身蓝旗,没有镶黄旗的雷格格高贵,而不受雷格格待见,两人的阿玛在朝堂上又是政敌。今天冤家路窄,在这碰上了,岳格格心里明白雷格格不会给他好果子吃。




果然,雷格格紧走几步,停在了门口。她使劲瞥了一眼岳格格,眼珠子快翻到天灵盖儿里去了:“哟!我还以为是谁呢?!宫中家宴请的不都是皇上家里人吗?福晋您居然也来了?”




“um。。。”岳格格嘴笨,普通话都说不利索,被雷格格这么一奚落,害怕得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,只好默默抿了抿嘴。




“诶诶诶,怎么说话呢?我们夫妇俩是皇上特邀的VIP,懂吗?”越王爷看不惯媳妇被欺负,站出来和雷格格理论。




“你们两口子够有意思的。。。”雷格格瞧了瞧越王爷,不屑地说:“没见过丈夫腿儿着走,媳妇坐轿子的。”




“管的着嘛你!”越王爷往身后一指,看了看四个轿夫,自己气势突然弱了下来:“那不。。。那不是因为我的轿夫还没到东华门就累死了么。。。”




“你俩可长点心吧。。。”雷格格的拨了拨手绢:“听说前几天人家去越王府画像,你俩都挤不进一张纸上,最后拿两张纸画的越福晋,拿三张纸画的越王爷。还是你俩厉害啊。。。人家夫妻都是合像。。。你俩可好,整个儿一拼图!”




“休得无礼!”走到雷格格身后的杨九郎抓住了她的后领口,拎猫似地把雷格格往自己身前拽。




本来还气焰嚣张的雷格格,一看是杨九郎来了,摇身一变成了委屈巴巴的小可怜。




“翔砸!你。。。你怎么才来啊?!”雷格格嘟着嘴埋怨着:“我都被人欺负了!呜呜。。。”




“呵,你被欺负了?”杨九郎冷笑了一下:“这宫里谁能欺负你啊?”




他太了解雷格格不肯吃亏又嚣张跋扈的个性了,其实也是杨九郎从小把雷格格宠出来的。两个人青梅竹马的一起长大,早就定下了娃娃亲,就差娶雷格格过门了。不管雷格格占不占理,杨九郎一向是向着她的。




“你。。。你。。。哎呦喂!!!”雷格格见自己理亏就开始一边拍自己的大腿耍赖一边唱道:“是谁这么坏诶,将我来造谣。。。”刚唱了一句就被杨九郎捂住了嘴:“唔。。。”




“这丫头被我惯坏了,越王爷和福晋可千万别往心里去。他就是个神经病,我也不知道今天皇上为什么会请他。”杨九郎走过去给越王爷和岳格格陪笑。




“我去!”雷格格暴跳如雷,想一口咬在杨九郎的手指上,结果身后的杨九郎突然贴在了雷格格耳边呼了一口气。雷格格被刺激得打了个哆嗦,顿时浑身就软绵绵地摊在杨九郎怀里随他处置了。




“小贱人,回家再给你算账!”杨九郎坏坏地笑了起来。




越王爷看到此情此景,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:“九郎你是个明白人,文武双全的,皇上那么器重你提拔你,年纪轻轻就是中堂了。我看你也得管好你身边的人才是。”




“越王爷教训的是。”杨九郎恭敬地弯腰下去作揖,给越王爷赔礼道歉。




岳格格没说话,只是被欺负得有点惨,眼眶都泛着泪光。她默默地拉住了越王爷的袖子,越王爷一见自己的福晋一副要哭的小样,赶紧抬起手来给岳格格擦去了眼泪,目光里是无尽的宠溺。










此时西华门的侍卫已经要憋不住笑了。




孟中堂抱着西华门门口的大柱子就盘了起来。




“这些人怎么设计的柱子啊?一点都不圆润!盘他!!!”孟中堂抱着柱子就做起了蹲起。




“你别在这装疯卖傻的。你以为盘两下柱子,过几天就不用随我去康定出差了?”周九良在一旁冷眼看着孟孟这个神经病上蹿下跳的,用波澜不惊的语气奚落道。




“我不去我不去!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你不知道啊?!康定那是一般人能去的吗?海拔两千多米诶!我有高原反应!”孟孟抱着柱子挣扎着,就差哭出声了。




周九良挥挥袖子:“这个年代就有海拔和高原反应一说了?”




“我不管!你不能让我去那么高的地方!我又不是见个高地就往下跳,你以为我张云雷呢?”孟孟委屈地蹭了蹭柱子。




“人张云雷也是从楼上跳也不是从山上跳啊。。。”周九良皱起了眉头:“你要闹别跟这儿闹,有本事一会儿开饭了去皇上面前闹,那样刺激。”




“那不行!那我鹤字儿该被摘了。。。”孟孟撅起了小嘴儿。




领路太监看不下去了,走过去对周九良耳语道:“周大人,要不您劝劝孟大人吧。您二位都是达官显贵,在皇宫里闹这么一出。。。成何体统呀。。。”




“没事。”周九良依然淡定:“让他闹。总有他折腾累的时候。”说完,嘴角掠过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微笑。










麒麟公主走到军机处的时候,已经累得不要不要的了。




她长这么大,这是第一次穿着花盆底顶着大旗头走那么远的路,感觉脚上都磨出泡了。




这一切的辛苦,就是为了见阎尚书一面。




兵部尚书阎鹤祥可以说是看着麒麟公主长大的,曾经因为是武状元出身,还教过麒麟公主和小阿哥一些武功,对于麒麟公主来说,阎鹤祥亦师亦友。尤其是阎尚书耍剑时候的样子,在麒麟公主眼中那真是帅气极了。




果然,不一会儿阎鹤祥就从军机处匆忙走了出来。麒麟公主信步上前,没想到阎鹤祥走得太急,一下子撞在了麒麟公主身上。




“啊!”麒麟一个踉跄,眼看要重重地摔在地上,被眼疾手快的阎鹤祥一把抱在了怀里。




阳光从阎鹤祥的头顶照射下来,显得阎鹤祥光芒万丈。由于阎鹤祥背着光,麒麟被晃得有点看不清阎鹤祥的脸,只感觉到阎鹤祥在注视着她,身上还是那一成不变的松香味。




把麒麟放在地上站稳了,阎鹤祥赶紧后退了一步,“扑通”一声跪在了地上:“奴才该死!差点伤了公主!”




“壮壮。。。”麒麟下意识地唤了阎鹤祥的小名,阎鹤祥的心跳都一下子漏了一拍。




糟了,是心动的感觉。




发现自己失仪了,麒麟赶紧清了清嗓子,故作淡定地说道:“阎尚书免礼吧,是本宫走得太急了,不怪你。”




“公主怎么来军机处了?”阎鹤祥望着麒麟挪不开眼。他俩有快一年没见了,天知道他有多想念麒麟。眼前的麒麟出落得越发标志了,已经是大姑娘的样子,不再是那个满地打滚的熊孩子了。




麒麟紧张地拽了拽手帕,看了一眼身边的宫女太监,轻柔地说:“本宫想给皇阿玛送点参汤。。。”




“公主有心了。。。”阎鹤祥冲麒麟点了点头,露出了欣慰的笑容。他感觉自己也算帮皇上培养了一个孝顺的好孩子。








“哪~里跑!”龙贝勒在皇宫里一路狂奔,他非得追到那个跑得飞快,还在远处对他做鬼脸的龄贝勒不可。




龄贝勒因为怕挨打,在求生欲的驱使下,把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,使劲往前跑,根本没看路。




“阎尚书。。。”麒麟眼睛水汪汪地望着阎鹤祥,哆哆嗦嗦地说道:“其实。。。其实我。。。喜。。。”




“啪!!!”的一声,麒麟被跑过去的龄贝勒撞翻在地。




然后紧随龄贝勒身后的龙贝勒也没看见,“啪嗒啪嗒”地从麒麟公主身上踩了过去。




“公主!”阎鹤祥惊呼一声,赶快去抠印在地里的麒麟公主。










龄贝勒和龙贝勒俩人愣是你追我赶地从军机处跑到了乾清宫。




脚底下都冒火星子的龄贝勒实在跑不动了,弯着腰俩手撑着腿,想先把气儿喘匀了。




龙贝勒见状,上来一把薅住了龄贝勒的辫子:“跑啊?怎么不跑了?”




“哎呦呦呦呦!!!”龄贝勒头发被扯着,疼得眼泪都快下来了:“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!”




“说,你错在哪儿了?”龙贝勒觉得龄贝勒那怂萌的样子甚是可爱,顾不上生气了,饶有兴趣地端详着小脸儿皱成一团的龄贝勒。




“你看那是谁!”龄贝勒抬手一指龙贝勒的身后。




“你别想骗我!我可不上当!”龙贝勒说完,拽着龄贝勒辫子的那只手更用力了。




“别拽了别拽了!我没骗你!”龄贝勒急得直跺脚。




龙贝勒一回头,看见一个壮汉站在了乾清宫门口,一脸凶神恶煞地看着龄龙二人。




“这不是瓜尔佳鹤彪么?他在这干嘛呢?”龙贝勒疑惑地眨巴眨巴眼睛,松开了手里的龄贝勒。




“我去!瓜尔佳鹤彪?那不是满洲第一巴图鲁(勇士)吗?传说他打遍天下无敌手么不是?他来干嘛啊?”龄贝勒已经吓得哆嗦了。




瓜尔佳鹤彪迈步向二人走来,乾清宫的地面好像都跟着震颤了起来。




“怎么办?”龄贝勒惊恐地看了一眼龙贝勒。




“跑啊!!!”龙贝勒抓起龄贝勒的手,撒腿就跑。










乾清宫里一片歌舞升平。




桃皇对今天的节目安排很是满意。




要加段河北梆子就更好了,桃心想。




桃看了看殿下坐着的于谦,微笑着说道:“谦儿哥今天心情可好啊?”




于谦起身回道:“奴才有幸能来参加家宴,自然是欣喜万分。”




 “主要是嫂子越来越漂亮了。。。”桃皇笑得眼睛都快没了,紧着搓了搓手。




于谦的福晋害羞地低下了头。于谦自己在心里暗暗咒骂道:“你死不死啊。。。”




———The End———











我喜欢大楠❤️

我是小孟:

我的天啊这谁顶的住啊😭😭




这几张看起来就是在真真实实的谈异地恋爱  大晚上在被窝里打视频电话  结束时还要叮嘱少吃外卖的那种




哥哥的眼睛里藏了星星  太嗲了  唇角的勾简直是索吻的典范,我不行了  我要掉眼泪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