调戏花生被捕Sora

十八连胜大殿军 六冠全拿总八强

【瘫猪/马夜】流星花园之山泥若大战高学成(5)

马夜拉灯高能

黑小花生慎入

结尾FPX 阿兵刘青松彩蛋

祝各位食用愉快啦🙏

正文:

“你。。。你这只猪。。。偷亲我?”高学成捂着嘴巴,惊讶地瞪着山泥若。

“呜哇!!!哪个崽种撞的老子?”山泥若欲哭无泪,使劲在嘴上擦了两把,还“呸!呸!”地#吐痰。

山泥若四下看看,周围全是吃瓜围观山泥若和高学成亲嘴的同学。

“我。。。我还是初吻。。。”高学成突然羞涩。

“啊!!!”山泥若赶紧捂住了耳朵“你说你🐎呢?”然后一路冲出了活动室。

站在甲板上吹了吹夜间的海风,山泥若整个人才冷静了下来。明明刚才是无意中亲上高学成的,却怎么都解释不清,同学们此时可能会觉得山泥若是一个费尽心机攀高枝的心机表吧,山泥若这样想着。

可是再一琢磨,自己的同学也都是些趋炎附势的垃圾,即使他们家世显赫,出身不凡,山泥若也从来没把他们放在眼里过。

山泥若回到房间,把西装换了下来。遇到了阿鲟借他西装,山泥若还是很开心的,心里想着这世界上还是好人多。

还完了西装,和阿鲟道谢以后,山泥若看见一扇门虚掩着,漏出了一条缝隙。

他顺着灯光看进去,一下子僵在了原地。

他分明看见,韩金正在亲口勿着兮夜!

一向高冷的韩金,从来没有在山泥若面前露出过这样认真又深情的表情。

山泥若心里一阵酸楚,赶紧加快了脚步逃离了让他心碎的地方。

山泥若一边哭着一边跑向甲板,一个没留神撞到了人。

“啊!”山泥若一个踉跄,赶紧扶了一下栏杆。

“猪猪?”高学成揉着脑袋,才认出撞他的人是山泥若。

山泥若吸溜着鼻涕,刚要跑走,被高学成一把拽了回来。

“怎么了你?”高学成用爱怜的目光望着山泥若,捧着山泥若哭的通红的大脸给山泥若擦眼泪:“怎么哭了?”高学成焦急地问道。

“呜呜。。。”山泥若想说什么,却喉头越来越紧,只是小声抽泣着。

高学成把山泥若抱在了怀里,轻轻拍了拍山泥若的后背:“好了好了,没事了,我在。”

被高学成这样温柔的对待,山泥若心里的委屈和辛酸也疏解了一些,安心地靠在了高学成的怀里。

恋爱的气氛正浓的时候,阿兵拎着水桶和鱼竿过来搅局了。

“你们在干嘛?”阿兵揉了揉眼睛。

山泥若一看到阿兵,赶紧擦干了眼泪,往后退了一步,站到了高学成旁边的地方。

“你除了坏我好事还特么会不会干点别的?!”被打扰的高学成气急败坏地拎住了阿兵的衣领。

“高学成你不要欺负我朋友!”山泥若跑过去死命拍打着高学成的手臂,把阿兵救了下来。

“谁知道你在干嘛啊,我来钓鱼的。”阿兵睡眼稀松地说。

“钓鱼?”高学成挑了一下眉毛:“这里有鱼给你钓么?”

“不试试怎么知道?”阿兵开始拿起鱼钩,把鱼饵串了上去。

“这什么鱼饵啊?”高学成往桶子里看了看。

“活虾呀。”阿兵瞥了高学成一眼。

“活虾?龟龟。。。你说餐厅的玻璃缸里的那些基围虾哦?”山泥若吞了一下口水:“好像有丶好吃~”

“用好的鱼饵才能钓好的鱼嘛。”阿兵说着挂上鱼饵,抛出了鱼竿,结果鱼钩一下子勾在了山泥若的衣服上。

“兄弟,人家都是素质一连。你可好,素质三连懂不?”山泥若无奈地把勾子从衣服上解了下来。

“噗。。。就你这坑爹技术,小心钓个鲨鱼上来,让你原地去世。”高学成在一旁奚落道。

“死面瘫你说你🐎呢?”阿兵不满地瞥了高学成一眼。

“你叫谁死面瘫呢?”高学成过去就揽过阿兵来了一记锁喉。

“哎呀呀呀呀呀呀!要死要死要死!”阿兵抓住了高学成的胳膊挣扎着。

看着和阿兵打闹的高学成,山泥若倒是有些心生感激。

在这样心碎而孤独的夜里,因为有高学成的存在,山泥若才能不一个人可怜地在角落里看着韩金和兮夜。

“好啦,别打了,崽种。”山泥若伸出手去拉着高学成。

然而山泥若自己还没意识到,他的心,已经渐渐向着高学成倾斜了。



兮夜从韩金的怀里醒来,他看看床头正在充电的手机,已经是中午了。

兮夜起身去浴室洗了个澡,梳洗整理了一番。

他知道,他身上还带着昨夜韩金种的深深浅浅的草莓。

兮夜把原本计划今天穿的Tshirt放回了行李箱,拿出了一件高领的打底衫。

“怎么不多睡一会?”韩金这才起床,声音特别慵懒。

“马哥,我们不应该再这样了。”兮夜收拾好行李,面无表情地看向了韩金:“我要去法国了。”




山泥若恋恋不舍地告别了春假,走在他熟悉的校园里。

一张大脸映入了他的眼帘,果然半路出来拦住山泥若的人是高学成。

“猪猪,来和我们一起吃早餐啊?”高学成笑得阳光灿烂的。

“你吃你🐎呢?爷上课要迟到了懂不?让开。”山泥若没好气地说道。

“干嘛这么害羞啊。。。”高学成变得有点扭捏:“我们明明都。。。”

“啊!!!”高学成话还没说完,就被山泥若惊恐的一声大喊打断了:“爷陪你去吃就是了!你不要再说奇怪的话!”说完,山泥若自己径直向食堂的方向走去。

一进食堂,山泥若就看到了正在用餐的明凯和金泰相。兮夜也在,可是韩金不在。

“诶?今天这什么组合啊?”高学成饶有兴致地望着桌上的三个人,给山泥若拉了一把椅子:“马哥呢?”

“马哥在睡觉。”明凯不紧不慢的说。

“那个。。。”兮夜优雅地用纸巾擦了擦嘴:“微笑。。。就是。。。我要去法国了。”

“法国?”山泥若和高学成异口同声。

“是啊,我之前不是喜欢和马哥宅在家打游戏嘛,想去法国学一些电竞管理的相关专业,顺便学习做做慈善什么的。”

“那你在中国也能学啊,为什么要去那么远的地方?”高学成露出了焦急的神色。作为和兮夜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,他还是很舍不得兮夜远走他乡的。

“我的眼睛永远都在看着比较远的地方呀。我们这样的人,出生以后就被人安排了,我总觉得有点空虚。我就是想试试,不靠父母的力量,能走得多远。”兮夜的目光明亮而坚定,脸上带着笑容向大家解释着。

而高学成只是愣神了半天,突然说了一句:“那马哥怎么办?”

兮夜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了,F3也没再说话。大家陷入了一片沉默之中。

TBC


【彩蛋】小美人鱼

大家都陆续回到房间睡觉去了。

圆圆的月亮挂在半空中,照着阿兵百无聊赖地在甲板上钓鱼的身影。钓了一晚上一条鱼都没钓到,白瞎了阿兵买来当鱼饵的基围虾,阿兵有些意兴阑珊。

阿兵的哈欠是一个接着一个,可是他就是懒得收摊回屋睡觉。

他伸了个懒腰,合计着唱歌给自己提提神。

“跟着我一起学啊叫~一起啊啊啊啊啊。。。打个炮车补个兵。。。也要啊啊啊啊啊🎵”

唱了一会,阿兵觉得没意思了,收拾好了鱼竿鱼线,准备回房。

“喂,是你在找我么?”阿兵眼前的海水里,浮出了一颗小脑袋,对着阿兵问道。

“卧槽!!!啊啊啊啊啊鬼啊!!!”阿兵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还用pp蹭着往后退了两下。

“我不是鬼,我是人鱼。你可以叫我Crisp。”那人分明是少年的模样,肌肤在月亮的照射下闪着柔和的光,鬓角上的几片圆形的鱼鳞特别显眼。

“人鱼?”阿兵使劲揉了揉眼睛,使劲扇了自己一巴掌,“好疼!”阿兵又赶紧捂住了脸,挪近了一点观察了一下:“不会吧?这是真的?这世界上真的有人鱼?卧槽!”

“嘘。。。你小点声!你难道不知道,月圆之夜在深海上唱歌的话,就能召唤人鱼吗?”Crisp的声音很轻,他把脸没入了海水中,只露出一双水灵的眼睛。

“我。。。我不知道啊。。。大哥。。。您哪里来的回哪去行不?”阿兵还是有些瑟瑟发抖。

Crisp浮起来了一点,对阿兵说道:“只要你不惹我,我是不会去吃人类的。你不要害怕嘛~”

“你还吃人啊?”阿兵吓得快哭出来了,浑身都在哆嗦。

“好啦,不跟你多说了。没有要我帮忙的我要回宫殿了,一会林伟祥还要查房呢。”Crisp起身露出了一些人鱼的尾巴,密集的鳞片熠熠放光,他甩了甩尾巴在海面上拍打出了水花。

“仔细看看。。。你倒是长得有点像我们学校新来的那个韩国留学生。。。很帅的那个。。。叫什么来着?”阿兵思考了一下:“哦对!小刷生!”

“哈哈~你这人可真有意思!”Crisp眯着眼睛笑了起来,那笑容美得阿兵移不开目光。

“我满月的时候一般都在东海那边的酷儿湾玩呢!给你我的小珠珠,你下次月圆的时候去酷儿湾的海岸上唱歌,就能看到我了哟!”Crisp手里托起了一个气泡,气泡里有一颗白色的珍珠。他吹了一口气,气泡就晃晃悠悠地飘到了阿兵的身边。

阿兵伸手接住了气泡,珍珠稳稳地落在了自己的手里。

再看向海里,Crisp已经不见了踪影。

“我怕是在做梦吧。。。”阿兵望着珍珠,自言自语道。





评论(14)

热度(3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