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板艺术家Sora

高振宁到底是什么可爱小宝贝呀?!

【龙龄+九辫】我要跳楼

【半现实搞笑向 存在ooc 请勿上升】




“别拦着我!都别拦着我!!!”




九龄在窗框边儿上被九龙死死地抱在了怀里。可是九龄并没有放弃挣扎,坐在窗框上,把可爱的小腿儿使劲往窗户外面蹬。




“我不活啦!!!呜哇!!!”号啕大哭的小黑瘦子奋力地要摆脱楠朋友的怀抱,一米七的个头儿窜出了一米九的气势,张开翅膀就要飞似的。按说跳楼是人命关天的事,九龙却被九龄萌到要强忍着上扬的嘴角,才能配合此刻紧张的气氛。




九龄这阵仗把张云雷都看愣了,他第一反应就是上前拉住九龄。谁知道他刚刚飞快地迈出一步以后,杨九郎就挡在了他的身前。




“你别动,我去。”杨九郎只留给张云雷一个背影,低沉地说了这么一句。




张云雷望着杨九郎宽阔厚实的背,就觉着自己不后悔成为杨九郎全球粉丝后援会的会长。九郎在这种危机时刻爆发的男友力谁能抵挡得了?他那小眯缝眼里透露出的都是坚毅的目光。




“郎啊,小心啊!”张云雷又往前凑了凑,都快和杨九郎贴上了。




结果正在跳楼的九龄突然不闹腾了,回头看了看心急如焚的张云雷,还有游刃有余并且冲着张云雷回眸一笑的杨九郎,顿时又一个爆哭。




“你大爷的!老子都要死了你们还虐狗!哇!!!”




对面楼层的大爷听见了九龄的哭嚎,都颠颠地把窗子打开来看热闹。




“你快下来吧!你这跟谁啊?”九龙已经被九龄这个小祖宗整的焦头烂额了。虽说九龙人高马大的,把九龄拉回来丝毫不费劲儿。不过九龄太能闹了,这么拉扯下去,九龙也快没劲儿了。九龙生怕自己没抓住的话九龄会一下子掉下去。




虽然这里只是三楼。




“我跟谁?”九龄吸溜吸溜鼻涕,委屈地瞪着九龙说:“我跟谁你心里没数吗?跟你!就是跟你!你这混蛋。。。”九龄越说越来劲,回头冲着九龙就是一套小拳拳捶你胸口。




“跟我?”九龙楠人问号.jpg:“跟我有什么关系啊?”他趁着九龄回头说话,来了个攻其不备,一招观音坐莲(不)就把九龄拽了下来。




“不是我说师哥你冷静点好不好啊?”光顾着在张云雷面前摆pose的杨九郎终于明白过味儿来了,蹲下安慰着坐在地上的九龄:“你这摔下去可就是大事儿了!咱不说摔死了,骨折了你都没法弄啊?你喜欢快板儿也不能把快板儿钉骨头上吧?!”




这话一出口,张云雷不愿意了。张云雷抬手就是一记小粉拳,软软地打在了杨九郎的后背上,用一种广场舞大妈的妖娆姿态质问道:“哎呦喂!!!说谁呢你?”




本来还一脸正色的杨九郎,突然转身对着张云雷肉麻起来:“乖~没说你没说你~哈~”




“哼~”张云雷别过头去傲娇起来:“哄我我也不会高兴的嗷!”




九龙顾不上身边卿卿我我的一对,只是耐着性子去扶瘫倒在地的九龄:“快起来吧!”




“我不我不!”九龄索性躺在地上开始打滚撒泼。一边蹬腿嘴里还一边振振有词:“呜呜!你就抱她去吧!以后你俩过得了!你们结婚的时候我一定包红包!我要给你包一万张一块的折磨你俩!!!数去吧你!”




“噗。。。”九龙再次被九龄逗笑了,又往回吞了下口水,强装严肃地问道:“谁啊你说的这是?”




“就今儿早上你在楼下抱的那个女的!我都瞧见了!!!”九龄的食指以一个极其八点档的方式指向了王九龙:“你这渣男!冷酷无情!”




“你无理取闹!”九龙这时候还不忘捧哏,气得九龄扑腾了两下。




“这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这练《扒马褂》呢。。。”九郎无奈地望着九龄。










正在九龄闹得无法收场的时候,门铃响了。




杨九郎赶紧一溜火光带闪电,把门打开一看。




是个陌生女子,看起来二十几岁的样子,用温柔的语气问道:“您好,请问王九龙在吗?”




正在撒泼的9088定眼儿一瞧,又“哇”的一声哭了出来。




“就是她!和大楠抱抱的那个人!”九龄皱巴着小脸冲着张云雷和杨九郎诉苦。




“行了行了,有外人在,咱不闹了啊!”张云雷慢慢弯下腰,抱着九龄帮他起身站直了。




“小娟儿?你怎么来了?进来说吧。”九龙冲着门口的女生挥了挥手。




“呜呜呜呜你看他你看他!”九龄拽着张云雷的袖口擦了下鼻涕。




“你躲开我这儿!”张云雷一脸嫌弃地甩了甩袖子。




“你们好啊~”这个女生像是有些拘谨,只是低着头进来递给了九龙一串钥匙,小声说道:“楠哥,你上次聚会你把钥匙落下了,我给你送一趟。”




“哎呦!”九龙恍然大悟,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:“我都没发现我钥匙丢了!”




“啊?那你怎么进家门儿的?”小娟儿诧异。




“因为都是九龄给我开门啊~”九龙看了眼九龄,脸上泛起了小红晕。




“哇!这是你男朋友?”小娟儿察觉到了九龙看九龄的目光,突然兴奋了起来。




“对呀~前几天被他看见我和你抱了一下,正跟我闹呢。”九龙无奈地摊了摊手。




九龄端详了小娟儿一会,又瞥了眼九龙,然后“呲溜”一下捏着张云雷的衣服,躲在了他身后。




“啊?有这事儿?”小娟儿走过去冲九龄挥了挥手:“大哥你误会啦!我和九龙是特别好的朋友!我们很多人经常玩在一起的。我要出国念书了,所以那天和大家挨个儿拥抱告别。。。我们都知道九龙有个他捧在手心里的男朋友!下次等我放假回国,聚会你一定要来啊!”




“你看吧,压根儿就没事儿。”张云雷回头拍了拍九龄哄着他。




“这位大姐是?”小娟儿望着张云雷眨巴眨巴眼睛。




“你什么眼神儿啊?”张云雷气得叉腰。








大家你一句我一句,好说歹说地把九龄劝好了。晚上大家一起吃了顿饭以后,娟儿坐643路走了,杨九郎拉着张云雷不知去了哪儿,九龄和九龙俩人一起回了家。




九龄还是觉着心里莫名的委屈,抬头看看九龙,九龙又是一副憋笑的表情。




“你笑什么呢?龟孙儿~”九龄在沙发上瘫成了一个“大”字。




“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那么黑了。”个头很大的九龙蹲在九龄旁边缩成了一个团儿。




“为什么呀?”九龄顿时化身捧哏演员。




“因为你老陈醋吃多了。。。”九龙捧着九龄的小脸使劲亲了一口,“啵儿”的一声。




“嘿你这臭不要脸的!”九龄笑着挂在了九龙的脖子上,晶亮的眸子对上了九龙的一双笑眼。




之后的事儿嘛,广电就不让播了。。。













———The End———




评论(15)

热度(180)